战场上的活靶子
2019-12-16 11:05:55    《我们爱科学》
  
  在300年前的战场上,士兵们射击时必须昂首挺胸地站着,还要排出整齐的队形。哪一方的队列更整齐更有气势,哪一方就更有可能获胜。你们可能会感到奇怪:士兵射击时不是应该趴下或者找掩体隐蔽吗?如果整齐地站成一排不就成为敌人的活靶子了吗?
  
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下面,雷霆大校就来给大家讲一讲!
  
  19世纪初,欧洲军队装备的武器主要是各种燧发枪和前膛炮。当时的金属加工技术不高,造出的枪膛、炮膛都是后端封闭的,这样才有利于密封火药燃气。
  
  可如此一来,枪手们就只能站着从前端给枪炮装填弹药。枪炮的射程不远,命中率低,为了提高威力,枪手们排成整齐的队列,一排一排地向前射击。前面一排打完,后退装弹,后面一排紧接着向前瞄准射击。一排几十发弹药一起射向敌人,威力就大多了。一排排轮流装弹射击,也便于指挥。面对着枪林弹雨,如果某一方的枪手们承受不住,队列乱了,另一方取胜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。
 
0.jpg
  
  曾有很多人研究过在后膛装填弹药的枪炮,比如16世纪葡萄牙海船上用的佛朗机铳。但它存在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—每次装填新弹药后,该如何保证密封性?佛朗机铳的子铳(相当于一个有弹壳、火药、弹头的炮弹)放入炮膛后,要在后面横插一根金属楔子,让它紧紧顶住炮膛。即便这样,也会因金属面加工得不够平滑、有缝隙,让高温高压的火药燃气泄漏。
 
1.jpg
  
  对于口径较小的枪来说,后膛装填就更难了。在现代人看来,用黄铜做一个弹壳,再装上一个金属枪机,就能紧紧地密封住枪膛。可在当时,还 没 有 能 造 出 弹壳、枪机的金属工艺。因此,火枪基本都是前装枪 —从枪口倒入火药、塞入弹丸。
 
2.jpg
  
  从前端装填弹药速度慢、效率低。为了提高装弹效率,人们想过很多办法。比如把火药、弹丸装在一个小纸包里,装填时撕开纸包、将火药倒入枪膛,再把纸包和弹丸一起塞入枪口,用通条捅到底,这样操作更加方便一些,也能稍微加快装填速度。但是,士兵还是只能站着装填弹药。
 
3.jpg
  
  这时,很多人也在利用各种新技术研究后膛装填的步枪。19世纪30年代,德国人德莱赛设计出了一款不错的步枪。他把火药放在一个卷好的纸筒里,火药前面装弹头,在弹头后面贴上一个底火帽(装着起爆药的金属装置)作为弹托,制成了一发完整的子弹。往后拉步枪后面的枪机,打开枪膛,塞入一颗子弹后,前推并旋转,枪机就紧紧塞入了枪膛。扣动扳机,枪机里的一根长针向前弹出,刺穿纸筒、火药,撞到底火帽,于是引燃了火药,子弹射出。
 
4.jpg
  
  德莱赛设计的后装枪要比前装枪装弹更方便。当然它也存在一个问题,那就是枪机里的长针要被火药燃气包围,容易烧蚀、断裂,因此寿命不长、可靠性不高。不少国家的军官都反对使用后装枪,有的是因为后装枪的缺点;有的则是对使用后装枪存在偏见,认为士兵就应该勇敢地站着战斗,不能因为害怕对方的子弹,就选择使用可以趴下来装填弹药的后装枪。这种偏见持续了20多年,只有新兴的普鲁士王国在正规军中装备了德莱赛后装枪。
 
5.jpg
  
  1866年6月,普鲁士为了获得统一德意志的领导权,对奥地利宣战,并很快取得优势。同年7月3日,在奥地利的萨多瓦,双方的大军进行决战。奥地利的步兵还是老派做法——列队,举枪,射击,竖枪,装填,再射击。普鲁士的步兵却纷纷趴下,让对方的子弹打空。
 
6.jpg
  
  随后,普鲁士步兵射来的子弹,轻松击中前面那一排排奥地利步兵。几十米宽、一米多高的人墙,瞄得再不准也很容易打中啊!射完一发子弹,普鲁士步兵稍微翻翻身,侧躺在地上,后拉旋转枪机,塞入子弹、推转枪机,再翻身瞄准、射击。此时的奥地利步兵,装弹时要直挺挺地面对枪林弹雨,射击时只能看到对方露出的小脑袋,很难打中。而且他们装填、射击一次,对方已经射击四五次了。
 
7.jpg
  
  双方步枪对射的结果,自然是一边倒。奥地利步兵伤亡惨重、溃不成军,其中一些逃入森林,结果遇到了更大的麻烦。受树木影响,他们无法排出整齐的射击队形,火力很弱。而普鲁士步兵追到森林里,灵活地利用树木掩护,装填子弹、露头射击,令对手难以招架。
 
8.jpg
  
  最终,奥军伤亡惨重,普军取得了普奥战争的胜利。胜利后,普鲁士基本统一了德意志北方,四年后又打赢普法战争,完成了德意志的统一。此后,各国都意识到了,使用老派的前装枪无疑是让自己的士兵成为对方的活靶子,于是迅速用后装枪代替了前装枪。
 
9.jpg

最新评论

  • 验证码: